当前位置:主页 > 医保医改 >

器官移植应该包括在大病医保里面

2019-03-24 11:57 | 来源:南方网 | 点击次数 :

黄洁夫。受访者供图

  3月23日,2019年广州生物科技创新大会在广州市增城的凤凰城举行,探讨器官研究等新技术。13年前的2006年,全国人体器官移植临床应用和管理峰会也是在凤凰城召开,明确器官移植要符合中国的国情,又要符合全世界的公共伦理学准则,吹响了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改革号角。

  作为这项改革的推动者,时隔13年,原卫生部副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委黄洁夫再次来到凤凰城,感慨万千。3月23日,记者在广州采访了前来参会的黄洁夫。

  记者:目前中国器官捐献的发展现状如何?

  黄洁夫:2015年,中国取消使用死囚器官,公民逝世后自愿无偿捐献成为器官的唯一合法来源,当年的器官捐献数就达2775例,此后保持每年20%的增长率。我们是有控制的发展,不能乱增长。之前我们国家有600多家器官移植中心,后来砍下来只有164家(目前有182家)。

  记者:在中国,器官移植还有哪些“坎”需要迈过去?

  黄洁夫:首先,器官移植费用比较高。器官移植是救命的手术,应该作为一个公共服务产品由政府提供给人民群众,应该包括在大病医保里面。

  其次,是器官移植服务的能力,以及器官保存技术、器官移植质量等都有待提升。很多医院都没有能做心肺移植的医生,导致心肺器官大量浪费。去年中国6000多例捐献,才做了490多例心脏移植,404例肺移植。一个有经验的外科医生需要5年左右的培养,才能成为好的器官移植医生。

  还有就是器官的来源。目前,3个人登记等待捐献只有1个人能得到肾;肝移植稍微好一些,基本上1个人登记就有1个人能得到肝源。器官移植的法制也要健全,要出台人体器官移植和捐献的条例。目前,深圳、天津等市已出台地方性条例,广东是器官捐献的大省,完全可以出台,有所作为。

  记者:时隔《广州宣言》发布13年,您再次来到广州凤凰城,能否谈谈当时发布《广州宣言》的感受?

  黄洁夫:2006年,全球器官移植协会TTS发表“三不”声明:不接受中国器官移植进入器官移植协会、不准中国的学者在世界上发言、不准中国的器官移植文在世界上发表。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要走向世界、不被孤立,必须改革,这就是当时《广州宣言》发布的背景。在党中央的支持下,我们在广州召开了800多名器官移植医生参加的会议。我把这个情况说清楚,得到了全体医生的支持。经过了13年,我们国家从“三不”走上了世界舞台的中央。世界卫生组织的话是这么说的:全世界的器官移植是像一只大船,中国以前不在船上,现在中国已经站在船上,走进世界器官移植的舞台中央。

  记者:您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对外交流,有哪些让您印象深刻的事情?

  黄洁夫:2017年我参加全球反器官贩卖峰会,里面有75名全世界器官移植界的领袖。当时我们去的时候,心中是打鼓的。当时我引用了《论语》里的一段话,“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意思是我们每个人,好像日月之蚀一样,都免不了有问题,但错误改了人们还是会钦佩你,我就是根据这种精神去参加会议。

  在会议上,我实事求是地讲了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的整个发展过程。刚开始没有什么反应,到最后全体热烈鼓掌。所以关键是我们要讲好中国故事,把中国的事情真实地告诉大家,有时批评我们的可能正好是朋友。中国要有大国的胸怀,现在需要一批年轻专家能够站在世界舞台上,跟世界交往,拥有大国的心态,用外国人听得懂的语言讲好中国故事,这样才能真正的强大。

  记者:您对我国器官移植事业有什么样的期待?

  黄洁夫:我国是一个文明古国,中华民族的文明曾经引领整个世界。同时,器官捐献和移植在医疗卫生行业中最能体现人文精神、大爱精神。器官移植在中国是用中国的方案来推进,不但要抑恶,还要有扬善的一面,对捐献者家庭和一些受体家庭有经济困难的,希望社会动员起来去救助他。捐献者有大爱,社会主义大家庭应该回馈他的爱心,这就是中国的特色。我期望中国的器官捐献和移植事业,能走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伟业最前面。

  全媒体记者 李秀婷 实习生 温文

相关图文

本网文明办网,共创优质互联网互动环境     不良信息举报:1225118@qq.com

商务合作:QQ 1225-118     技术支持:搜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