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医患之间 >

贵阳19岁女孩隆鼻死亡背后: 医美消费低龄化 风险意识太低

2019-01-10 16:10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点击次数 :

文 | 朱萍 刘金健 王明昊

1月3日,贵阳女孩小夏在贵阳利美康整形医院(下称“利美康医院”)做隆鼻手术意外死亡。对于死因,利美康医院1月4日发布声明表示,该顾客在手术后出现“恶性高热”症状,医院考虑此次意外的发生为麻醉并发症。但小夏的家人并不认可医院的说法。1月7日中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再次接通死者小夏姐姐电话时,她的情绪不好,背景音嘈杂喧闹。

在手术之前,小夏告诉父母,即将踏入社会,她希望通过整形手术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些。经过咨询,小夏选择了上述医院,并于1月3日中午在母亲陪同下到该医院做隆鼻手术,但她最终没能走出医院

在中国,像小夏这样选择医美的年轻人不在少数,新氧发布的《2018年医美行业白皮书》(下称《白皮书》)显示,近六成的医美消费者在25岁及以下,医美消费呈低龄化趋势。1月7日,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专家、北京八大处整形外科医院的杨晓楠主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接触到的求美者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6岁,20岁左右的占比为10%-20%。

而这背后是一系列安全隐忧。清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医美行业正处在“野蛮增长”时期,类似利美康事件未来可能会越来越多。民营美容医院占大多数市场份额,行业内部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催生出一大批虚假营销的整形医院,这一事件爆发,或许能成为整治医美行业的切入点,未来医美行业或有一次大动荡。

意外死亡

19岁的小夏,是贵州省人民医院附设护士学校(专科)二年级学生,专业是护士。她的父母都没有正式工作,母亲是农民,父亲偶尔跑下代班的出租车,家里只有她和姐姐两个孩子。

1月3日,小夏在母亲的陪伴下来到号称“贵州最大整形医院”利美康医院做隆鼻手术。当天下午1点,在母亲的注视下,小夏被推进利美康手术室,但这一面却是意料之外的永别。

1月6日,贵阳市云岩区卫计局发布消息称,经初步了解,死者夏某某(化名),现年19岁,于2019年1月3日来到利美康医院,实施“隆鼻术,鼻延长、双侧耳软骨鼻尖综合塑形”术。执刀医生为该院外科门诊主治医师张某某,手术过程中小夏出现四肢强直痉挛等情况,转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月6日晚,小夏姐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妹妹情况不好时,医院并没有及时告诉他们,而且在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需要家属签字时,利美康声称家属在外地。“我们需要医院从主治医师、麻醉医生、护士等提供说明,但直到妹妹出事后第三天医院才主动联系我们,对我们提出的问题一直没有回复,医院还曾经通过相关人想给我朋友发红包‘捂事’。”

据介绍,在转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这一过程中,小夏家人并不知情,小夏母亲等了7个多小时,其间多次询问医生手术进展情况,得到的答复都是手术已经做好,正在恢复中。

对于死因,利美康医院1月4日发布的声明中表示,该顾客在手术后出现“恶性高热”症状,医院考虑此次意外的发生为麻醉并发症。而对于此可能引起小夏死亡的原因,小夏姐姐说,医院的解释是按照百度百科念了一遍,他们家人对此说法并不认可。

对于“隆鼻术,鼻延长、双侧耳软骨鼻尖综合塑形”的风险与难度情况,1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北京伊美尔医疗美容官网进行了咨询, “咨询医生”表示,“手术是很安全的,您不必特别担心”、“是小手术”, “没有风险,但是手术恢复期是必要的”。杨晓楠亦指出,该手术在整形手术中并不特别,是一个常规手术。

杨晓楠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上述“恶性高热”症状是一种较为罕见的可由某些麻醉药诱发的遗传性疾病,该疾病可以通过咖啡因氟烷离体骨骼肌收缩试验在术前检查被筛查出,但由于其发病几率很低,所以医院一般不会对这一疾病做常规的术前检查。

而部分网友在看到小夏的遭遇后,也表示曾被利美康医院坑过。

一位20岁左右的女孩小张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讲述了她在利美康医院的遭遇。“我高中时曾在利美康打瘦脸针,当时招待人员以自己为例斩钉截铁地告诉我瘦脸针疗效显著。我相信了并交了钱,但打了三次针之后仍然没有效果,对此招待人员解释说我的脸脂肪太多,需要吸脂。我辛苦存了很久的8000元钱,几针就没了。”

此外,小张还在利美康开过眼角、整过鼻子,但都没有取得理想效果。小张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眼角拆线时出血,负责拆线的医生并没有请院长缝合,而是自己动手缝合,导致她眼角不对称。在利美康做的鼻子也有问题,后来又到大城市医院重新做。小张心有余悸地说:“当时比较大胆,爱美心切,觉得整容都有风险嘛,而且每个医院肯定都会有医疗事故,但自己肯定不会‘中奖’,没想到出这么大事。”

资料显示,利美康医院以整形外科为主营业务,同时提供口腔科、激光微整形、综合科及其他特色整形美容服务。公司在北京、广州、深圳、成都、遵义、贵阳等地连锁运营数十家医疗美容医院,在国内一二线城市形成网状连锁整形机构。

2017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1.3亿元,同比增长67.37%;净利润1863.02万元 ,同比增长60.41%。2018年前三季度,利美康医院实现营收2.50亿元,实现净利润1319.10万元。

根据公开信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利美康旗下多家分公司多次因虚假宣传、污染、违反广告内容等问题而受到行政处罚。

如2017年9月,北京利美康岩之畔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因“医疗机构诊疗活动超出登记的诊疗科目范围”被北京市卫生主管部门处罚。

2018年3月,广州市利美康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责任公司因未将产生的医疗污水按照国家规定进行严格消毒,直接排入污水处理系统被处罚。当月,兴义市利美康整形美容有限责任公司因违反了《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相关规定被贵州兴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

2018年7月,利美康旗下控股子公司都匀利美康医疗美容有限公司因“广告中含有虚假内容”而被当地工商行政管理局处罚。

风险意识缺乏

在手术之前,小夏曾告诉父母,在即将踏入社会之前,她希望通过整形手术让自己变得漂亮些。在中国,像小夏这样选择进行医美的年轻人不在少数,根据新氧发布的 《白皮书》显示,2018年,中国19岁以下的医美消费者占比18.81%,而这一数字在2017年是15.44%;2018年,中国20-25岁的医美消费者占比40.41%,也就是说,近六成的医美消费者年龄在25岁及以下,中国医美消费呈现低龄化趋势。

“长得好看的女生优势多,找对象、找工作,漂亮的女生一般都占优势。”20岁的蒋璇(化名)是一名大四学生,她的整形给她带来来不少“好处”。2015年7月,刚刚结束高考的蒋璇做了开眼角和双眼皮手术。

整形之前,蒋璇咨询了多家整形医院,在网上“疯狂”看成功率,最终在与母亲商议后,选择了北京市的一家三甲医院。来到医院后,蒋璇与医生沟通,但该医生并未对手术做过多解释。

除了术前风险告知书,蒋璇并未从医院处获取其他关于手术风险的信息。“从我了解到的信息来看,这项手术比较成熟,发生失明等事故的风险几乎为零。”不过,蒋璇所谓的“信息”的来源仅仅是知乎、百度、微博等社交媒体或网站。

杨晓楠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他所在的北京八大处整形外科医院,未成年人进行手术需要有监护人监护和签字。“像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我们会尽量确保她们和家长有充分沟通,能够接受手术中存在的所谓风险,也看到了可能带来的好处,比较理性的时候,才会帮她们完成手术。”

对于上述“风险”,杨晓楠解释:“客观来说,风险不是因为年龄大小而产生的。任何有创伤的医疗行为,或多或少都会存在风险。比如,从医学知识上来说,手术会在人体皮肤上形成切口疤痕,有些人就会有增生,然后经历逐渐平稳消退的过程,这是一个正常的恢复过程,但是对于患者来说,就会变成‘所谓的’风险。”

由于医疗美容属于医疗范畴,所有的医疗行为都有风险。曾参与北京黄寺美容外科医院筹建工作的王冀耕举例说,打玻尿酸最常见的事故是打进血管里,造成血管堵塞、组织坏死甚至失明;割双眼皮的一个副作用是干眼症,若没割好,还会导致闭不上眼。

“而抽脂手术若术前检查不严格,遇到身体有基础疾病的求美者,会导致手术诱发心脑血管疾病。肥胖患者需要进行大量抽脂的‘环吸术’,由于抽脂量大,会造成皮肤与身体组织的分离,实际上就是大面积的创伤,造成体液在短时间内的大量丧失,搞不好会休克甚至当场死亡。”王冀耕指出。

另外,对于爱美的“年轻女孩”们,杨晓楠提醒称,医疗美容有别于生活美容,求美者应该意识到这是一种医疗行为,对医疗行为的好坏需要有客观的认知,在选择医疗美容机构时,无论是三甲医院,还是民营机构,求美者都应当对机构以及机构内的医生有充分了解。

此前,广东省某三甲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马常青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医疗美容行业涉及范围很广,一个成熟的医美医生至少需要10年以上的外科基础,才能从容应对各类血管神经等复杂情况。成为一名出色的整形医生,需要的是综合性知识和解剖的立体感,持续、综合的学习能力是医美医生的基本要求。

而公立医院和私立机构的差别更加剧了医美人才的匮乏。在整形医疗机构中,分为公立医院整形科、民营医院和私人诊所三类。民营机构尽管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超过85%),而在医生资源配比方面却不占优势。公立医院拥有技术人员优势,但发力点却在基础性医疗,如病理型整形、烧伤型整形,而市场需求较大的美容整形,公立医院涉及较少。

相关图文

本网文明办网,共创优质互联网互动环境     不良信息举报:1225118@qq.com

商务合作:QQ 1225-118     技术支持:搜虎网